page contents
中國管氏文化傳媒網【中国管氏网
新闻详情

掘港镇上的《管氏牌坊》

 二维码 249
发表时间:2016-01-30 22:40作者:俞元楼来源:中国管氏网网址:http://www.zgguanshi .com

【俞元楼  综合报导】


  步入如东县掘港镇,在闹市区南隅,矗立着一座《管氏牌坊》,这座牌坊吸引了不少管子研究人士去瞻仰,去采访。

2010520171949522.jpg

  敕旌这座《管氏牌坊》的管庄氏,是我母亲的高祖母。我幼时,常陪我母亲去我外公家中,依稀记得外公家的管家老宅,其宽畅的客厅,明亮的书房,错落有致的厢房、卧室,通过曲径回廊,可进入花园水榭、藏书楼。我印象最深的是老宅的两座牌坊,随着朝代的更替、战火的摧残、城建的改造,管家老宅己不复存在,原宅基地上现己建起了楼房。所残留的几间柴房成了一些居民的宿舍。我印象最深的这两座牌坊,现在尚存一座,是管庄氏牌坊,这牌坊在五十年代被我外公家的邻居,用砖覆盖并在旁边砌上了房子,使牌坊逃过了几次要被拆除的险劫。1995年,这座牌坊被如东县人民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。

20160119

《管氏牌坊》是管氏十一世管养谦(号松坪)的继室管庄氏的节孝牌坊,庄氏年二十四岁而寡,守节六十九年,年九十三岁卒。康熙庚子(1720年)敕旌,雍正丁未(1727年)建坊。距今己289年。

  如东县人民政府将此牌坊列为文物保护单位,其指导思想,除考虑此牌坊历史久远外,当然也考虑到牌坊能能点缀城市风景,古色古香、引人入胜;我想,最重要的还是能作为历史的标本。因为各个时期的文物,都能够让人们去研究,去探讨当时的历史状况。

《管氏牌坊》所蕴含的故事是:太仆寺主簿管养谦先生(号松坪)初娶顾孺人,生育一子,于1636年病卒,纳侧室许孺人,许孺人操持家务尚可,但缺少文化。於是继娶庄孺人,庄孺人的年令小管养谦三十七岁,养谦慕其贤,庄孺人亦闻先生名,故不计较年令大小,应允嫁给先生。那年庄孺人十九岁。归事先生后,庄氏对家庭关系处理得非常好。亲戚、邻居对庄孺人都赞赏有加,人们评价:庄氏贤德、才学尤非寻常女子所可及。此时顾孺人遗子士杰才三岁,许孺人子士仁尚在哺乳期内,不久许孺人丢下嗷嗷待哺的婴儿,得病亡故。庄孺人抚爱二子,如同亲生。许孺人辞世四年后(1643年),管养谦又长辞人间。这一年庄氏二十四岁,她虽伤心欲绝,但看到两个年幼的孩子,让她振作起精神,教子持家,一如先生在世时,邻里戚族莫不称其贤。      

  继子管士杰(字俊生),侯选布政司、贡生。妻李氏、早逝。娶继室季氏。季氏视庄孺人为亲生母亲,长年侍候照料,毋有懈怠。庄孺人年迈齿豁,季氏嚼食而哺,每晚家事毕,鹄立其侧,说故事给庄孺人听,一日偶问公爹松坪事,庄孺人痛彻肺腑,季氏百计悦之,均不能奏效,季氏走出房间,以脂粉涂面,口衔头发,作胡须状,肩披红裙,跳午於庄孺人面前,孺人见之,捧腹大笑。季氏总算松了一口气,从此再也不敢在庄孺人前提起先祖世事。庄孺人有疾,季氏与俊生司其汤药,大小便日夜相更,白天昼夜陪伴,虽精疲力竭,但绝口不言劳累。季氏去娘家探亲,仅隔三日,庄孺人辄倚门而望,及返,絮絮谈家常,如数岁之别。1712年庄孺人九十三岁而卒,季氏屡屡哭至气绝。

  管庄氏守寡六十九年,六十九年中抚养教育两个继子所付出的辛劳,婆媳如母女一样融洽,是邻里戚族都很敬佩的。虽然285年过去了,但《管氏牌坊》所蕴含的管庄氏事迹,仍闪烁着道德的光辉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系如东县管子研究会副会长